“借 鉴”;这些企业怎么了 ?还能再次崛起吗

2019-08-19

借 鉴”;这些企业怎么了?还能再次崛起吗

2019年,是残酷的一年,但也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。有人这么说,是否真的这样,我们不好判断,但至少,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多企业,突然淡出中国润滑油圈子,而这些企业,都曾经风光无限;

1、曾经有着国内占地规模前三的江苏某润滑油企业,硬件方面不错,但在快速发展了两年后,从2018年开始,突然没有了消息,更在4月份,被环保局处罚,进入2019年后,传出企业已经停止了市场运作,仅仅维持老客户;

2、前几年号称占地500亩的某广东企业,在持续投入赛车活动,人海战术过后,花费近2000万万,如今年销量仅以百万计,投资人的黯然无语;

3、更有山东某企业,面世就以国外上市公司出现在大众面前,几年来,汽配会、润滑油展会一定要面积最大、展架最豪华,不惜血本的吸引经销商,醉倒顶峰年销量近2亿元,背后却是利润黑洞和负债累累,如今,开始了休养生息,多位高管出走,包括高薪聘任的总经理;

4、河北某知名汽贸公司,也涉足润滑油,高调背后,却是欠款几十亿,企业上市无望;

5、天津某新三板上市公司,在企业高调的背后,是最高年销量6千万,在2018年,还曾高调打造润滑油连锁,但从2019年开始,欠债官司多了起来,该公司旗下没有资产,银行账户没有资金,据传,老板已经跑路;

6、河南某以水晶一样的润滑油为噱头的企业,高调之后,就是多年的沉默,更在2019年4月,爆出拖欠工程款130万,甚至出现了公司总经理被自己公司告欠款的丑闻;

7、某中字头企业,雄赳赳气昂昂的进入了润滑油行业,开局就是先重金招兵买马,随后是冻着100平的特大展台,还用足了石墨烯等最潮流的噱头,然而4年下来,销售人员几乎没有待足一年的,如今,已经进入了重组阶段,估计没戏了;

8、湖北某企业,先征地几百亩,然后砌起了一间厂房,一间耗材库,就开始宣传为中部最大的润滑油基地,然后,仅仅开了个竣工仪式后,就没有了动静,据说,现在把工厂出租了,自己的消失无影;

9、安徽某汽贸公司,重金投入润滑油圈子,先高薪聘请了职业经理人,然而一年半都没有把产品做出来;走马换将后,就是大张旗鼓的参展、折扣,但据说,企业销量难以启齿,拖欠供应商货款,上了黑名单,离崩盘咫尺之遥;

10、某家有着基础油资源优势的企业,宣称自己是“第四通油”,上来就是风风火火的发布会,却不开展对经销商的活动,后来还请了“男神”来代言,说自己要冲击行业三甲,虽然搞了很多“高大上”的活动,路演车、足球赛等,可产品除了价格有优势外,对经销商却没有任何政策支持、推广辅助,如今“人心散了,队伍不好带”,销量是一落千丈。

11、某山东企业,前些年趁着基于拿了一块地皮,就开始膨胀,还大肆使用一些国粹文化来当润滑油品牌名称,甚至是润滑油包装,说自己的机油如何牛掰,可总是被现实大联,客户投诉退货多多,销量从最高的8000万,喋喋不休,现在,工厂被三甲企业租赁买断,自己的品牌基本消失;
12、浙江某沿海城市,某物流商看到润滑油利润不错,就征地建厂,可销售乏力,除了几个朋友用之外,5年多了,销量依旧没有起色,诺大的工厂,东一块西一块的对外出租,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雄风;
13、苏北某企业,原来是高燃料油运输的,雄心勃勃的进入润滑油行业,准备打干一番,为了产品有卖点,推出纳米、石墨等概念,也就是“黑机油”,这样违背常识的产品,从06到现在,折腾了十多年,总经理、总监换了一茬又一茬,销量就从来没有超过1500万,如今,官司缠身、网站关闭、老板失联。产品策略错了,怎么做也是白费力气。

14、广东某企业,是国内唯一能坚持分公司运作市场超过10年以上的企业,到2018年,各分公司已经逐渐做大,尾大不掉,诸侯争霸,总部已经无力控制,很多分公司都成了独立王国,大部分开始体外循环,打造自己的品牌,再也没有了凝聚力;

15、陕西,并不是润滑油的沃土,某企业凭借配套企业的发展,也迅速发展,随后,开始觊觎全国市场,几年来,先后招聘多位操盘人,但企业成本的核算模式、运作方式,让经理人无可奈何花落去,最终,销量还是徘徊在多年前的关口,如今,企业也没有了争雄之心,安安静静的做个美男子;
16、苏北某个废油再生企业,本来以非标油为核心,转型润滑油后,推出了多个润滑油品牌,还推出了连锁品牌,更是在2017年花费几大百万做了场声势浩大的招商会,全程报销路费,还包了大剧院演出,然而换来的订单有限,元气大伤,如今,快2年了,复苏缓慢。

17、北京某企业,未雨绸缪在河北建造了颇具规模的润滑油调和厂,本来期望河北润滑油圈内人来代工分装,结构,很多企业跑到了天津沧州分装、建厂,虽然吸引了一些客户,但远远吃不饱,而自己的品牌推广,也缺兵少将,造成如今进退两难的局面。

18、某北京企业在2017年,高调宣布征地600亩,建造中国最大的润滑油调和基地,还放出了效果图,然而,最终项目胎死腹中,企业依旧还在北京大兴某个小院里,新的工厂遥遥无期,老工厂随时可能被政府关停,大饼跑出去了,却没有落下来,让企业无比烦恼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道马润滑油生产厂;转 载;


国 庆;.jpg


来源:
快乐时时彩注册 分分时时彩 分分时时彩官网 快乐时时彩计划软件 国民彩票开户 国民彩票投注 快乐时时彩官网 分分时时彩 分分时时彩官网 快乐时时彩